-

他們看葉浪手中的劍,明顯有了自主的意識,仔細感受也能夠察覺到那把劍之中似乎多了一絲絲的靈魂。

結果已經相當明顯,葉浪確實已經覺醒了劍魂!

眾人難以置信,要知道,即便是鑽研武器的東方家族,千百年來也冇有多少人能夠覺醒劍魂。

所以,葉浪作為一個西門家族的人,竟然能夠覺醒劍魂,自然讓在場的人感到萬分驚訝,萬萬難以相信。

“什麼?”

擂台之上的東方白,自然也察覺出了異樣,聽周圍人那麼解釋才明白過來怎麼回事。

他的眼神,終於是露出了一絲絲的忌憚以及震驚,信念有了一絲絲的動搖。

“劍魂?”

葉浪隻聽說過劍骨,現在又來了一個劍魂。

不過聽起來應該是挺厲害的,感受上也是如此。

他明顯察覺到自己手中的這把劍威力更大,不需要自己太過於專注地操作,就能夠發揮出平時自己的最佳水平來,何其的方便。

緊接著,繼續適應這劍魂的誕生,他慢慢感覺到自己手中這把劍彷彿有,一個靈魂在呼喚自己,要融合為一。

大概這就是人劍合一的境界,通過使用者與武器的靈魂融合,達到共識的存在。

逐漸的,葉浪能夠更加適應覺醒劍魂的狀態,隻需要自己意念一動,手中的武器就能夠隨心所欲,甚至能夠施展出自己所使用過的任何招數。

他腦中想著逍遙劍法,手中的那把劍似乎就讀懂了一切,馬上就施展出了逍遙劍法。

並且威力比之前更加厲害。

“不錯,這就是人劍合一嗎?”

葉浪越發覺得方便,越發覺得神奇。

他已經完全扭轉到剛纔的劣勢,逐漸占據上風。

“不可能!”

東方白滿臉驚訝,還是難以置信,他此生追求的人劍合一境界,竟然就讓眼前一個外家之人這麼輕而易舉達到了?

他不甘心,也不願意接受,心中的信念轟然倒塌,那是何等的痛苦。

“啊!”

一聲一聲咆哮,聲音裡麵彷彿飽含了東方白對於天道的不公。

他自認為自從自己懂事以來,就把所有的精力放在劍術之上,自認為自己從來冇有負於劍道。

因此,他覺得這天底下有人劍合一境界,那率先突破的畢竟是他自己!

可惜葉浪的出現讓東方白難以承受,居然有人比他率先到達人劍合一的境界。

這麼多年來所付出的艱辛與努力,此刻全部迴盪在腦海之中,東方白是何等的不甘心。

他瘋狂的咆哮,彷彿發了瘋,將自己的不開心完全釋放在劍法之上,不管對方的劍魂到底有多厲害,發了瘋似的朝著葉浪發起攻擊。

感受到對手最後的絕響,葉浪嚴陣以待。

通過剛纔的休息,他恢複了一些,現在能夠精準的控製住手中的武器。

配合著劍魂的操作,他幾乎已經達到了自己最完美的狀態,手中的寶劍被他耍成了神器似的,散發出陣陣的壓迫感來。

同時逍遙劍法也被他發揮到完美,配合著逍遙身法,整個人宛如劍魔,陣陣壓迫感讓人窒息。-